我很怕我的眼角餘光。
從眼角忽然閃過的光影或物體,很容易讓人疑神疑鬼,產生錯覺。
神經纖細的我,很怕這一類的東西,所以我都盡量讓自己只看眼前的視野。
要看旁邊的時候,我會整顆頭轉過去,不像有人只用眼角瞄。
行走的時候,我也只是睜睜地注視著前方,更不亂敢看其他人。

可能是我常讓周圍的人失望,在他們對我搖頭嘆氣的同時,也一點一滴地摧毀了我的自信。
雖然我的背脊還是挺直的,但是始終不敢與人視線相交。
晚上當我一個人的時候,只有無盡的黑暗與孤獨包圍著我。
此時我更不敢張開眼睛,就深怕有什麼東西,會從眼角餘光爬到我的眼前,將我啃食殆盡。

今天,我還是一樣的畏縮。一大早就被叫出來在大家面前做一些表演。
這次跟平常例行性的表演不太一樣,大家的氣氛有些凝重,表演的場地很大,跟平常也不太一樣,到處充滿機關的樣子。
人們在玻璃後面坐成一排等著看我。
走進表演的透明房間之前,我看了平常負責照顧我的人一眼,他的眼神裡寫滿了擔憂。
準備好了,我跨出步伐,眼神仍然直視前方。
感覺到腳下似乎有些障礙,心想:這個簡單,只要輕鬆抬起腳,跨過去就好。
連續越過了幾個障礙物,一切都在我的算計之中。
看的人有的給我鼓了鼓掌,有的人在交頭接耳,而我則是繼續專心做好我的事。
此時,遠遠地,從兩旁傳來了「喀啦、喀啦」的聲音,像是輪子的滾動聲。
起初我不以為意,繼續試著避開腳下的障礙物行走,但是聲音卻是越來越近。
我的神經開始緊繃了起來,除了必須不斷往前走之外,四面八方似乎都來了東西。
對眼角餘光的恐懼、四周莫名的壓迫感、在後面觀看的人們…我的神經像是燒壞般無法思考,於是,我跌倒了。

「噢,怎麼又是這樣,天啊!」我聽到負責照顧我的人這樣大吼。
在後面看我的人們一陣騷動,有幾個人跑了進來。
「怎麼都沒辦法避開從左右而來的物體呢?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?」聲音帶著責備。
「這麼精密的儀器,要找出問題,只好拆開來一一檢查了。」

啊,還是不行嗎?我會這麼害怕眼角餘光,就是怕再次看到從實驗室玻璃牆上反射的,我支離破碎的身體啊!

 

νìνíănnā♪芽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